首页 >>
沈阳赛艇“梦之队” 金牌背后是付出、苦练和坚持
发布时间:2019-06-10 11:32:41 来源:即即刻棋牌-即刻棋牌下载-既刻棋牌点击:61

  沈阳赛艇“梦之队”收获11金

  金牌背后是付出、苦练和坚持

  

  姜东明(右)在指导队员训练。沈阳赛艇队供片

  核心提示

  11金、4银、7铜,团体总分225分,名列金牌、奖牌、团体总分第一,并获得“体育道德风尚奖”,这就是沈阳赛艇队在第十三届省运会上交出的成绩单。在沉甸甸的奖牌背后,是这个团队中运动员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的苦练,是姜东明为首的教练团队殚精竭虑、无怨无悔的付出。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,金牌背后的故事,更值得人们对这支“梦之队”肃然起敬。

  “我本身就是运动员出身,拿过亚洲赛艇锦标赛冠军。1998年,我25岁的时候退役,然后就成为沈阳赛艇队的主教练,到现在整整20年了。”出现在记者面前的姜东明,依然保持着运动员时期的身材,只是脸上呈现出两种颜色:眼睛周围是正常的肤色,其他部分被晒成了古铜色。“赛艇是户外项目,没遮没挡,看上去白一点的地方,那是因为戴了墨镜。”姜东明告诉记者。

  对于赛艇教练来说,挨晒根本不算事。比赛中,运动员在赛道划,教练员就得在河边跑,一边跑一边提醒队员的技术动作,一天下来嗓子准得喊哑,“干我们这行,金嗓子、西瓜霜啥的,都得常备。”姜东明这样说。姜东明的助理教练魏娜告诉记者,不管天气多热,出现在赛场的姜东明一定会在腰上系一件棉袄保暖。“队伍冬训都是在浙江千岛湖,一去几个月。南方冬天阴冷,湿气重,风往骨头里钻。我们教练在湖边一站就是几个小时,关节落下点毛病,也很正常。”尽管姜东明说起来轻描淡写,但常人很难想象,为了沈阳赛艇队,这个中年汉子付出了多少心血。

  而运动员的辛苦,同样超乎想象。魏娜是1999年被姜东明亲自选进沈阳赛艇队的,据她回忆,姜教练要求非常严格,每名队员训练必须到量才能休息。刚进队那几年,练得最苦最累的时候,魏娜甚至有直接买车票回家的冲动。“别的不说,手上的老茧都磨破了,水泡套着血泡,一般人绝对坚持不下来。”魏娜这样告诉记者。

  对此,姜东明坦言:“赛艇是个耐力项目,考验的就是运动员的意志品质,比赛胜负往往就在毫厘之间。这次省运会有一枚金牌,我们就比对手快了0.27秒。”姜东明说,赛艇训练其实没啥诀窍:“我们首先就是要求队员咬牙顶住,谁坚持到最后谁就能赢。其次是注意力集中,牢记赛前教练员布置好的技战术;再有就是耐心,把握好自己的心态,把训练水平发挥出来。”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辛勤的耕耘,换来的是丰硕的成果。自从姜东明带队以来,沈阳赛艇队成绩一直非常出色。2003年和2011年全国城运会,各拿到3枚金牌;2006年省运会,斩获32枚金牌中的18枚;2010年省运会,金牌再度上双,连续两届包揽金牌、奖牌、总分第一。本届省运会赛艇比赛共设35枚金牌,而沈阳赛艇队几乎包揽其中1/3。其中李寅僮、刘俊等队员,已经具备了进入省队甚至国家队的实力。

  优异的成绩并没有让姜东明失去冷静,他很清晰地看到了后备人才存在的隐患。“现在选材越来越困难,”对于这个问题,姜东明这样的基层教练最有发言权,“赛艇是一个户外项目,天天风吹日晒的,现在家家都一个孩子,谁舍得让孩子遭这份罪。”所以,每当听说区、县体校出了一个好苗子,姜东明就会如获至宝,马上赶过去看,如果发现确实是块练赛艇的好材料,就需要做孩子和家长的工作,这往往又是一个艰苦的过程。

  姜东明说,接下来,他就要进行下一个省运会周期的选材工作,“我们是以省运会作为周期,一茬一茬地选拔队员。省运会结束以后,队员有的可以输送到省队,有的靠这个特长进入大学。其实,看到自己教出来的队员能取得好成绩,我就觉得,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姜东明如此说道。

  赛艇队就像一个大家庭

  “赛艇是一个团队项目,尤其是多人艇,非常考验队友间的团队协作能力,如果形不成合力,赛艇只能原地打转。”姜东明对赛艇运动有这样的解读。

  而魏娜练的就是四人双桨,她告诉记者,想要和队友在比赛时形成默契,生活中的沟通非常重要。“我们四个人训练和比赛都在一条艇上,生活中跟亲姐妹一样。”魏娜说,队友间深厚的情谊,在比赛中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,“有时候感觉累了,我就想,我不能松,因为我不是一个人,还有三个姐妹在顶。我能多用一点劲,就能帮她们多分担一点。”

  魏娜说,她运动生涯最难忘的一次比赛,是2003年的城运会,“当时我们实力非常强,不出意外的话,完全具备夺金实力。”但是在预赛,意外发生了,“因为我太想拿这块金牌,压力太大,动作变形,别了一桨,一下影响了速度。”魏娜回忆说,好在她们还是有惊无险地晋级决赛。但是,这次失误让魏娜背负了巨大的心理压力:“当时感觉就是不行了,一想到第二天的决赛,整个人都要崩溃了。”当天晚上,姜东明和魏娜聊了很长时间,“姜教练说,你别想那么多,放松心情,好好睡一觉,你没问题。”魏娜说,多亏了姜教练的心理疏导,再加上队友的鼓励,才让她从阴影中走了出来,第二天的决赛,她们以绝对优势拿到冠军。

  不过,据魏娜回忆说,她和姜教练之间也有过小别扭。“进队的第三年,我当时是队里个人能力比较强的,心气也高。可是训练时,姜教练把最破的一条艇分给了我,我心里就挺不舒服,一直憋着没说。有一次在千岛湖训练,因为密封不好,几个浪打来,我的艇就沉了。”当天晚上,魏娜忍不住找到姜东明,一定要问个究竟,但姜东明语重心长地告诉她:“魏娜,你放心,比赛的时候用的都是新艇,你训练的时候能把这艘旧艇划好,比赛肯定就比她们划得都快。”这时,魏娜才明白教练的苦心。

  魏娜说,姜教练是自己的贵人,教会她很多做人的道理,而她当了教练以后,也会努力学习和队员沟通的技巧。在她看来,无论教练、队友还是队员,都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样。“从进队开始,我一直没有离开这个集体,在我心目中,这就是一个大家庭。”魏娜这样告诉记者。

  赛艇运动员

  多为“跨界”选材

  对于普通人来说,赛艇运动似乎有些遥远。不过据姜东明说,其实赛艇是一项非常“接地气”的运动。那么,想成为一名赛艇运动员,要具备哪些素质呢?“首先需要身高臂长,腿部力量足,其次要具备一定耐力和体能,”姜东明这样介绍,“所以,赛艇运动员往往会从篮球和中长跑项目中选拔。”

  事实上,魏娜就是篮球运动员出身。当时,刚刚成为沈阳赛艇队主教练不久的姜东明去吉林选材,一眼就相中了当时还不到17岁的魏娜。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魏娜说:“我问姜教练,赛艇是什么?姜教练说,是一项水上运动,挺好玩。”一听这个,魏娜就乐了,因为她天生喜欢水。回家和父母一商量,父母也很支持魏娜。“赛艇队选队员不容易,为了把相中的好苗子招进队里,少不了做孩子的思想工作,有时候都得‘连哄带骗’。这么多年,还真没有哪个像魏娜那么痛快的,第一天跟她说完,第二天收拾东西就跟我走了。”谈起当年的事,姜东明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  既管训练又管生活

  教练的角色在“严厉”和“慈祥”之间转换

  “自从当上教练,才明白教练的不容易。如果能选择的话,我真想当回队员去,”魏娜感慨道,“当队员的时候,只要吃好、喝好、训练好,其他什么都不用管。但作为教练,得把队员训练管好,而且生活比训练还重要。”而姜东明的话也验证了魏娜的苦恼:“现在带队员,训练没问题,难度在于管理。”

  姜东明说,基层教练员除了训练,很大一部分精力都要放在日常生活的“斗智斗勇”上。 “都是处于青春期的孩子,叛逆,不服管,这个时候就需要讲道理,必要的时候也得罚。软硬兼施,这样才能把他们往好的方向引导。”姜东明坦言,对队员而言,教练其实承担了相当一部分家长的职责。

  “轻量级队员需要控制体重。但是女孩都馋,喜欢吃零食,管不住嘴,我们就得天天盯着。”姜东明说,“另外就是现在的孩子离开手机都不行,但是为了不影响训练,我们统一把手机收上来,只有周三和周日的晚上才发给队员。你就看那帮孩子,发手机的时候欢天喜地,收手机的时候,嘴都噘得老高。”

  当然,只有“堵”是不行的,处于叛逆期的孩子,情绪最需要的还是正面引导。魏娜是姜东明带出的第一批队员,也是目前沈阳市赛艇队唯一的一名女教练,训练中,她的“人设”是铁面无私的“魏教练”,但在生活中,她需要迅速转变角色,变成队员的“妈妈”。“有时候孩子有心事,有想法,我得开导他们。队员有病了,也得关心照顾。家长把孩子交给我们,我们当教练的也得对得起这份信任。”魏娜说道。

  魏娜说,她对队员的关爱,源于自己刚进队时的经历,“有一次,我发烧很严重,姜教练看我没有训练,就来到我房间,问我吃药了没,我说没有,姜教练马上出去买了药送到我手里,晚上还特意让厨师给我多做了一碗面条,当时真的特别感动。”尽管时隔多年,魏娜说起这段经历,眼眶还是湿润的。“我家是吉林的,十几岁就来到沈阳,在陌生的城市里举目无亲,姜教练真的就像我的父亲一样关心我,安慰我。现在我自己也成了教练,姜教练如父母一般的关爱,我也会传递给我的队员。”

  姜东明告诉记者,和魏娜那批队员比起来,现在的孩子聪明、情商高、身体素质出色,但缺点也显而易见:自私、任性。他的做法就是在潜移默化之中,让队员学会感恩,有时还会带着队员一起学习《弟子规》。“我经常告诉我的队员,我们是在一个集体中,要有团队精神,不能自私。你们不光要练好赛艇,还要学会做人,即便有一天你们不从事这项运动了,在社会上一样会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才。”姜东明这样说道。(记者 李翔)